2017六盒宝典下载最新版本l下载安装8一
 
 
2018六合大全
宝典资料分析


黛玉和宝钗谁更会管家

2018-11-09 03:10

    

  很多人人都认为,宝玉最终不能娶黛玉为妻,尤其是得不到王夫人的认可,除了她自身的小性儿、多病等原故,还有一条重要原因就是林妹妹管家不如宝姐姐那么在行,或者根本就不能管。试想,偌大一个贾府能交给这样一个不会持家的媳妇吗?所以,即使贾母那么疼爱黛玉,但最终却选择宝钗为孙媳妇。那么我们来看看黛玉果真是不食人间烟火、不染世尘的“神仙似的妹妹吗”?她管家的本领真的就比不上宝姐姐吗?黛玉比宝钗小三岁,但管理才能一定会输给宝钗吗?作者在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五回“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蓄险心”中是这样描述的:“因凤姐小月,不能理事,王夫人命探春和李纨代理,又特请宝钗来,托他各处小心。”从这一“命”一“请”便可看出了其中的人物关系。探春是贾府的女儿,李纨是贾府的大少奶奶,王夫人下个命令就行了。而宝钗只是姨表亲,应该算是外戚,所以用“请”。那么,王夫人为什么不请黛玉呢?为避免跑题,这个问题我们放在以后讨论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绝不是因为黛玉不懂得持家。请看六十二回:黛玉和宝玉二人站在花下聊天时,宝玉向黛玉介绍探春是如何“兴利除宿弊”时说:“园子也分了人管,如今多折一草也不能了。单拿我和凤姐姐作筏子,禁别人。最是心里有算计的人,岂只乖而已。” 试问,如果黛玉是一个只知风花雪月,呤诗作对,清高孤傲,身体柔弱的女孩子怎么能知道这诺大贾府已经入不敷出了呢?这只能证明,冰雪聪明的林妹妹她是非常关心她周围的一切,非常珍惜她所处的环境。更证明了,她除了文采横溢,更有持家管家的才华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如果王夫人真的请了黛玉,我想,黛玉一定会借病推脱的。请看第四十五回,黛玉和宝钗聊天时说过:“况我又不是(他们的)正经主子……如今我还不知进退,何苦叫他们咒我?”黛玉是大智若愚的,她深知“名不正则言不顺”的道理。她对自己的行为是负责任的。宝钗也是极精明的,只要她稍加思考,她也会借故推脱的。可惜,宝钗太想坐上宝二奶奶的宝座了,致使她忘记了自己所处的身份,哪儿有一个串门的亲戚,反到管起主家的家事来呢?宝钗太需要借此机会亮相了,因为,她深知宝玉对林妹妹的感情,她明着是帮助姨妈管家,暗中却在和林姑娘较劲儿呢。再看,王夫人请宝钗帮忙管理哪些家事呢?在第五十五回中,王夫人对宝钗说:“婆子们不中用,得空吃酒斗牌,白日里睡觉,夜里斗牌,我都知道的。”又说:“好孩子,你还是个妥当的人,你替我辛苦两天,照看照看。哪些人不好了,你只管说,他们不听,你来回我,别弄出大事来才好。” 也就是说,王夫人请宝钗做的是大观园里的治安工作。就是“城管”或“巡警”一类的职业。那么,宝钗这个“巡警”当得怎么样呢?应该说她还是挺勤政的,每晚临寝之先,六合宝典,坐了轿,带领园中上夜人等,各处巡察一次。结果又如何呢?请看第七十一回:为给贾做寿,宁国府贾珍之妻尤氏过荣国府帮忙,那夜,陪贾母聊过天后,便没有回府,打算到园子里找姐妹们说笑。且说尤氏一径来至园中,只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俱未关好,犹吊着各色灯,因回头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。那丫鬟走入班房中,竟没一个人影,回了尤氏。尤氏便命传管家的女人。这丫头答应了,便出去,到二门外,乃是管事的女人议事聚齐之所,到了这里,只有两个婆子分果子吃。因问:“哪一位是管事的奶奶在这里?东府里的奶奶立等一位奶奶有话吩咐。”这两个婆子只顾分菜果,又听见是东府里的奶奶,不大在心上,因就回说:“管家奶奶们散了。”小丫头道:“既散了,你们家里传他去。” 婆子道:“我们只管看屋子,不管传人,姑娘要传,再派传人的去。”小丫头听了道:“ 哎哟,这可反了……” 婆子回口道:“扯你的臊!我们的事传不传不与你相干,你不用揭挑我们……你有本事,排场你们那边的人去,我们这边,你们还早些呢!……” 大观园里的治安都让宝姑娘管成这样了,精明透顶的贾母和王夫人却不知道。但是,身在潇湘馆里深居简出的林黛玉却洞察秋毫。第四十五回:薛宝钗打发蘅芜苑一个的婆子冒雨送来燕窝,黛玉对婆子说:“费心。”命他外头吃茶。婆子笑道:“不吃茶了,我还有事呢。”黛玉笑道:“我也知道你们忙。如今天又凉,夜又长,越发该会个夜局,痛赌两场了。” 婆子笑道:“不瞒姑娘说,今年我大沾光了。横竖每夜有几个上夜的人,误了更也不好,不如会个夜局,又坐了更,又解了闷。今天又是我的头家。如今园门关了,也就该上场了。”黛玉听了,笑道:“难为你,误了你的发财,冒雨送来。”命人给他几百钱,打些酒吃,避雨气。那婆子笑道:“破费姑娘赏酒吃。”说着,磕了一个头,外面接了钱,打伞去了。注意:这个婆子可来自蘅芜苑,是薛家的奴才。真真个“贤德”的宝姑娘,自己家的奴才还没管好呢,干嘛再管别人家的闲事呢?人都说,无欲则刚,要我说,无欲则明啊。后来,凤姐知道此事,将俩个婆子绑了打算送给尤氏解气,偏偏俩婆子是邢夫人的陪房,为此,邢夫人记恨凤姐,并当众把凤姐数落了一番。在七十一回中,贾母得知此事后对鸳鸯道:“这才是凤丫头知礼处,难道为我的生日由着奴才们把一族的主子都得罪了也不管罢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正说着,只见宝琴来,也就不说了。按说,身为老祖宗的贾母,她想指责谁都可以,不也因大老爷娶妾,当着众人的面指责过邢、王二位夫人吗?为什么单单宝琴来了就不说了呢?不言自明,这个老祖宗已经察觉到让薛宝钗管家是非常不妥当了。再看看其他的人对薛宝钗的管理水平是怎么评价的呢?第七三回:独探春出位笑道:“近因凤姐姐身子不好,这几日园里的人比先放肆许多,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一时半刻,或夜里坐更时,三四个人聚在一处,或掷骰,或斗牌,小小的玩意,不过为熬闲起见,近来渐次放荡,竟开了赌局,甚至有头家局主,或三十吊,五十吊的大输赢。半月前竟有争斗相打之事。” 试想,如果探春认可宝钗的管家能力,那么,她怎么也会在老祖宗面前抹抹稀泥呀。比如说:“据我看,宝姐姐还是很有能力的,只是奴才们太狡猾。”或者“宝姐姐只是一不留神……等等”。可惜,同样冰雪聪明的三姑娘,已经把这位宝姐姐的用心和能力看透了。接着,二姑娘迎春的乳母偷了主人的金丝凤钗当了钱去赌博。接着,丫头司棋与表弟潘又安在园子里宽衣解带的偷偷幽会。正如贾母在第七十三回中气愤的说道:“我料到有此事,如今各处上夜人都不小心,还是小事,只怕他们就是贼也未可知。”当下邢夫人并尤氏等都过来请安,凤姐、李纨及姐妹等皆陪侍,听贾母如此说,都默无所答。是啊,都是王夫人一手安排的,又是人家外甥女儿负责的事,除了老太太,谁能说什么呀?注意:这时,王夫人并不在场,贾母可以解着气的说:“你们姑娘家如何知道这里头的利害?你们自以为赌钱是常事,不过怕起争端。殊不知。夜间既耍钱,就保不住不吃酒,既吃酒,就未免门户任意开锁,或买东西,其中夜静人稀,趁便藏贼引盗,何等事做不出来?况且园内你姐妹们起居,所伴者皆系丫头,媳妇们,贤愚混杂,贼盗事小,倘有别事,略沾带些,关系非小,这事岂可轻恕?” 于是,一气之下,贾母命人将骰子、纸牌一并烧毁,所有的钱入官,分散与众人,将为首者每人打四十大板,撵出去,总不许再入;从者每人打二十大板,革去三个月月钱…… 至此,谁最没面子?就像在现实中,领导把某个人的工作结果全盘否定了,那这个人对此做何感想呢?最后,终因傻大姐在园子那边的石头上捡到了一个“两个妖精打架”的春囊。邢、王二位夫人各自为了挽回各自的面子查抄了大观园。从此,把个好端端的大观园搅成了“一锅粥”。



上一篇:都是6+128GB的小米6与荣耀9对比评测:谁更性价比
下一篇:有谁知道香港虹姐图库详细的信息啊?
 
网站备案:元閎ICP备09654123987号
元閎公安网备110546432546-2
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雅大厦C座808室
Copyright © 元閎室內設計裝修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六合宝典